中国作物种质信息网-中国种业


 

加入WTO与中国种业

 

金龙新 易卫平 朱校奇 李宏告

(湖南省农业科学院,长沙 410125)

 

1999年11月15日和2000年5月19日中国分别与美国和欧盟就中国加入WTO(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签署了双边协议,标志中国加入WTO已进入倒计时。

1 加入WTO对中国种业的影响

1.1 前所未有的机遇

改善国际贸易环境,有利于种业贸易全球化 我国种质资源丰富,利用资源先后培育和推广6000余个新品种,但我国种子及加工品出口少,主要原因是受出口配额和关税限制。加入WTO后,中国可在135个成员方享受多边的无条件的稳定的最惠国待遇和国民待遇,出口配额增加和税率的降低,必然为种子出口提供有利条件。

引进外资和先进的生产、经营、管理技术,有利于种业现代化 我国种业的结构调整和优化升级,改变小规模生产、粗放型经营和传统式管理,就应最大限度地利用全球知识和技术。加入WTO后,中外合作合资的机遇和空间大为增加,在缓解技术更新所需的资金压力的同时,外商带来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必然带动种子质量和管理水平的提高,还有利于我国种业的社会化、集团化、规模化发展,以加速由传统向现代种业的转变。

有利于加速种业市场化进程 国际上的种业,以市场调节为主,国有、集体、股份制、个体及外商投资企业等均是市场经营的主体。入世后,中国种业面临着与其他国家种业正面碰撞与冲击。在加深对国外种业市场运作体系的了解中,必将为解决我国现行体制中深层次矛盾,理顺思路,打破行业垄断,克服政企不分等顽疾有所帮助。

有利于加速种业法制化进程 我国一直重视种业立法工作,先后颁布并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主管部门还制订和实施了有关法律法规的实施细则。还有诸如品种审定、外商投资以及种子生产、加工、检验、经营、进出口等规章、技术规程、质量标准。加入WTO后还有利于以下几方面法制的完善:种质资源有效的保护;品种选育,种子生产、经营、种子进出口的法律规范;品种选育者,种子生产者、经营者、使用者合法权益更具体的更明确的保护;种业保险制度;种业涉外法律、法规的充实、调整和完善。还要克服种子市场秩序混乱,品种商标不一,假冒伪劣种子充斥市场,法律责任不明确,种子执法主体不明确,处罚力度不一等问题。

1.2 短期内我国部分种子市场将受到挤压

中国种子市场潜力巨大。加入WTO后,许多国外种子公司必定抢占中国市场,造成国内部分种子企业倒闭。其主要原因是自身竞争力不强。

我国种子企业一般生产规模小,技术力量薄弱,集约化程度低,管理水平相对滞后,生产成本高于世界平均水平,故处于价格竞争劣势。经营种子结构单一,科技含量不高,加之繁殖制种、精选分级、包衣、加工、包装标牌等项技术较差,故处于质量竞争劣势。一些工业项目造成农业生态环境不断恶化,如大气、水资源、农药残留、种子带菌等项污染,故处于品质安全性能竞争劣势。行政地域分割严重,相互间的“自杀性”竞争,尤其缺乏行业协调机构,故处于组织形式竞争劣势;虽然我国扶持力度尤其是基础设施投入有所增加,但是风险保障机制不健全,故处于政策竞争劣势。

2 中国种业亟待采取的措施

面对“入世”机遇和挑战并存的局面,我国种业必须珍惜宝贵的缓冲期,从战术层面上去思考“入世”的对策。

2.1 更新观念,树立竞争意识

国际种业竞争是激烈的。中国种业界要树立竞争意识,学习和熟悉市场规则,了解WTO有关协议及其争端解决机制,研究国际市场规律和发展趋势,利用自身优势参与国际竞争。要树立适应经济全球化,政治多元化宏观对策观念和双赢、自主、创新、风险、时效、科技、法治、公平、守信、宽容、服务等微观操作观念。

2.2 合理运用WTO有关规定,保护国内种子市场

加入WTO后,外国种业会采取低价倾销的方法占领我国市场,也可能会争夺廉价房地产、劳动力和技术成果等资源。所以主管部门要加大执行反倾销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力度,对国外种子进口设计合理实用的关税配额和关税结构。目前,我国关税结构不十分合理,名义关税率很高,但实际保护关税率低。既使参照WTO规定,也还有改善空间,完全可以对一些进口较多的种子在降低名义关税的同时,适当提高有效关税保护率。

强化进口种子检疫,了解相关国家种子的分类标准、质量和包装要求,完善种子检测和检疫项目及其标准,合理并相机运用技术壁垒。

2.3 外引内联,全面改革体制

参与国际竞争不仅要“走出去”,还要“引进来”。“外引”就是创造硬软件,吸引外商投资,有选择性地引用外国先进的技术成果(包括优良种子和管理经验)。为此,必须开放种子生产、繁育、经营、推广各个环节,为国内外企业平等竞争创造条件,取消对外商的种子市场准入限制和股权比例限制。有关方面提出:要求外商投资企业对引进的外商拥有知识产权的种子必须提供亲本种子并由中方有关部门封存。当该企业和该品种的市场份额达到一定比例时,则必须做必要的技术转让,以保证中方掌握有关技术。

“内联”就是在明晰产权的前提下进行强强联合,培育龙头企业,树立自己的品牌。目前世界每年的种子市场份额近200亿美元,大部分种子基本上由先锋粮种子公司、圣美尼斯蔬菜种子公司、岱字棉种公司、ABT草种公司等国际种子企业控制。据统计,当前国际种业10大跨国公司所占全球种子市场的比例达1/4,它们的年销售额一般在10亿美元左右。而我国种子企业竟达2700多个,其中诸如丰乐、东亚和中国种子集团等,年销售额也不过2亿元,其余大部分种子公司年销售额仅数百万元。规模小,无法与国际种子企业竞争。故必须切实革除体制上的“一张皮”和“两张皮”。“一张皮”就是种子管理站与种子公司没有分开;“两张皮”就是种子科研院所和种子生产单位没有结合。要积极而稳妥地在种子公司之间,种子公司与科研单位之间推行股份合作制。通过产权流动,打破地域限制和所有制限制,进行优化重组,实行选育品种、生产种子、销售种子三位一体,走集团化品牌经营道路。目前,在“十五”期间种子工程建设中,主管部门按区域布局择优发展、重点扶持100个大型种子公司,搞“百团大战”,以同国外竞争。近年来,中国种业诸如安徽丰乐,陕西杨陵秦丰,河北冀岱棉,湖南亚华、隆平高科等品牌种业正发展壮大,较好地实现了产权联心,权、责、利统一,提高了资产经营和资本运营质量,开始走上了集团化经营道路。

2.4 实行产业化市场操作,练好内功,提高竞争力

强化种业科学研究 目前,我国基本形成了财政投资和市场融资相结合的格局,但力度不够。加入WTO后,为从容应对竞争,政府要加大投资力度。按WTO农业协议的有关规定,我国今后对农业支持资金可达480多亿元,比目前国内支持270亿元的基础上再增加210亿元,政府在支配这部分资金时应考虑对种子产业适当倾斜。同时各种子企业要采取各种渠道市场融资,如创立科学研究创新基金,吸引外商及其他投资商,开发创收回馈科研,进入证券市场等。投资的重点是增添高科技设备和仪器,进行高新技术研究。传统的育种技术研发一个新品种至少需要7~8年,而基因工程则可缩短一半时间。“岱字”棉种公司在5年前还只有10个新品种,由于采用了孟山都公司转基因技术,现在研制出108个新品种。目前美国的转基因作物已形成相当大的产业规模,种植的玉米、大豆、棉花有1/2是转基因种子。据报道:在菲律宾已研究出玉米转基因水稻良种,比目前组合高产35%以上。从农业部获悉,以Bt为代表的基因改良作物(GMO)转基因新品种选育将成为新的科研重点,如转基因抗虫棉和抗虫油菜等。目前全国有7个转基因植物新品种已审定,有18个转基因作物已批准进行环境释放,有11个转基因作物批准进行中间试验。

加入WTO后,外企必定会挖国内优秀种业科学技术人才“墙角”,以便实现本土化,并且提供与国际价格接轨的薪金、福利待遇。所以必须加强人才工程建设和体制转变,尽快建立健全人才激励机制。贯彻和实施知识产权制度和新品种保护条例,做好新品种登记工作。目前这一工作已着手实施,截至2000年3月31日,农业部已受理了品种权申请124件,并在4月26日对培矮64S、龙单16号等水稻、玉米新品种共38个授予植物新品种权。育种人员或单位在拥有品种权之后可以通过品种权转让或实施,从生产、销售、使用授权品种繁殖材料中获得相应经济回报,改变育成品种束之高阁或无偿提供的局面,维护成果拥有者的权益,调动其围绕市场开展科学研究的积极性。

完善市场网络 种子经营是一种期货交易,要规范经营方式,形成长期固定的联销渠道和网点。种业界要利用加入WTO短暂的缓冲期,进一步牢固和完善市场网络。如实行“签订合同、交纳定金、预约生产、合同供种”制度。办好种子公司连锁店,尤其是把乡(镇)农技(种子)站联合成基础销售单位,形成较牢固的联销系统。逐步建立种子销售经纪人队伍。开辟异地市场,特别是我国水稻、玉米、油菜等作物杂交种有优势,要尽快打入国际市场。

提高服务水平 技物结合,做好栽培技术和品种介绍以及信息服务,及时搜集农户反馈。建立质量档案,对产品进行跟踪登记。利用媒体介绍种子基本知识,开展专家科技下乡活动,提高农民的农业基本素质。搞好种子标识标准化服务,提高农民防伪意识。简化流通环节,实行送货上门,极大地方便农户。

建立种业风险保障制度 种业是一个高风险行业,既有自然因素,也有市场因素。只有加强风险意识,才能避免企业大起大落。建立灾害种子储备制度对杂交种和进口种子或外地繁育种子的依存度和用途进行监控,对达到一定经营规模的企业提取一定资金作为种子储备基金,应急供应,平抑种子价格。建立专业化、规模化基地,保障主营种子基地自给率2/3,避免因制种非技术环节过多或技术操作监督不到位所造成的质量风险。逐步实施种业保险制度。市场变化、政策调整、天灾等因素造成的损失,有时是毁灭性的打击,没有风险保障,就谈不上竞争。

“入世”在即。只要我们认真地做好精神、物质、人才等项准备,既要抓住机遇,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取得更加主动的地位,也要主动迎接挑战,把风险代价降到最低限度,并不断获得改革的外来动力。中国种业发展的明天会更好。

(收稿日期:2000-07-03)